您的位置:华体波经 >> 体育彩票 >> 足彩 >> 详细内容

    建筑老板非法集资5亿 花3400万买彩中奖2千万

体育焦点赛事比分直播频道及预告
2月19日03:45 皇家贝蒂斯vs皇马 【足球比分直播网站】:live.sportscn.com
对阵分析 赛事前瞻 亚洲详盘 欧赔 【分类即时比分直播】 足球赔率 篮球比分直播 nba比分直播 网球比分直播
文山钰锽投资有限公司老板关义受审文山钰锽投资有限公司老板关义受审

  文山钰锽投资有限公司老板关义,以投资项目为由,许以高息回报,短短3年多时间,非法集资5.3亿余元,涉案人数1380人。1月31日,备受关注的这起涉嫌集资诈骗案,在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冲击千万大奖!小炮智能预测数字彩][新人领优惠][下载APP]

  指控

  3年多

  非法集资5.3亿元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4月18日,被告人关义注册成立钰锽公司,任法定代表人。

  公司成立后,在未经国家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无资金保证和经营能力的情况下,虚构公司拥有较强实力,隐瞒资金用途,以投资项目为由,许以月息2.5%~3.5%的高额回报,通过签订借款合同书和借条的形式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

  为获取更多的资金,关义先后在广南、马关、富宁等地成立6家分公司,以同样的方式吸收资金。期间,共向1380人非法集资共计5.3亿余元。

  公诉机关指控,所吸收资金均直接汇入关义个人账户,用于支付公司运营、“后账还前账”的犯罪成本、高息放贷、消费、购置个人资产等,直至案发时,尚未返还吸纳资金共计1.8亿余元。

  运作

  成立

  “空壳公司”高息吸款

  今年53岁的关义,是文山市人,在当地是个有名的建筑老板。钰锽公司成立后,很快就在文山6个县分别设了钰锽分公司,主要以搞建筑为由,并许以高利息向社会集资。

  受害者周某说,关义以500万元资金注册的公司,其实是个典型的“空壳公司”。3年多来,钰锽公司并没有搞什么建筑,用集资款1600万元在昆明购置了一家宾馆,后来转卖给了他人。就连在文山市内购置的3块土地,也都是在银行套贷款抵押着。

  《司法会计检验报告》显示,关义所集资金有1亿多元用于对外放贷,利息为月息5%~6%,放贷利息与所集资金利息差1.5%~2.5%,每月可收回利息600多万元,案发时已经收回利息7000多万元,单凭放贷利息差每月就覆盖近一半客户的利息。

  财产

  上亿资产

  被转移亲属名下

  受害人称,钰锽公司老板关义有房产多套,在文山州及6个县共购置了10多套房屋,这些资产价值1.1亿元左右。而且,这些房产都落户在其妻子、儿子和母亲、弟弟的名下。

  公诉机关认为,关义在集资前没有真实的投资项目,隐瞒资金使用性质,借新还旧、挖东墙补西墙,所集资金数额特别巨大,没有偿还本息的可能性。

  另外,关义集资购买的师宗公墓管理公司、文山州建筑公司股份全部在关义个人名下,所购买的昆明酒店房产也登记在其子名下,属于转移资产行为,关义还挥霍集资款购买彩票和宝马X6轿车。

  2015年11月23日,部分群众到文山州政府,反映钰锽公司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问题,文山市有关部门随即进行立案侦查,对涉嫌犯罪的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相关涉案财物依法冻结或扣押。

  范围

  涉案人数

  多达1380人

  2015年4月17日,当受害者发现关义不打利息后,向文山市公安局报案。

  2015年7月1日,关义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8月4日被文山市检察院批准逮捕。2016年8月18日,关义非法集资案第一次开庭审理。

  该案由文山州人民检察院向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审理过程中,由于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受害人众多,涉案人数高达1380人,公诉机关根据证据发生的变化,不断补充完善相关证据,对起诉书指控内容就作了3次变更。

  挥霍

  被控

  3400多万买彩票

  在第一次法院审理中,被告人关义认可这些房屋及地产都是用集资来的钱购买的,但还有3.7亿元不知去向。

  受害者反映,关义父子是个十足的“彩迷”,非法集资所得的款项,除了添置房产和豪车之外,父子俩还用集资款购买彩票。

  搞笑的是,关义的儿子光买彩票就不知花了多少资金,最后中了700万元的奖。而关义购买彩票所花费的资金,也有好几千万。公诉机关指控,关义父子动用巨额资金购买彩票,几年下来购买彩票的钱就花了3400多万元,中奖近2000万元。

  关义供述,购买彩票的钱是自己的钱和中奖后的钱循环购买的,还有一部分是打给对方的投资款,并没有动用客户的集资款。关义的辩护人朱智律师认为,首先从现有证据上来看,不能证明关义购买彩票的钱款是否是涉案集资款。

  争议

  犯罪主体

  是公司还是个人

  1月31日,根据公诉机关的最新指控,文山州中院依法对本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认为:钰锽公司成立后主要用于非法集资。钰锽公司其他股东为挂名股东,对外投资经营等没有股东会决议等公司行为,完全是关义一个人在操控公司;涉案集资款全部打到关义及关义控制的其他账户上;关义用集资款购买了部分资产(含房产、股份)在儿子名下。

  公诉机关指控本案为关义个人犯罪,辩护人认为指控主体不当,犯罪主体应为钰锽公司而非关义个人。

  辩护人还认为,公诉机关以集资诈骗罪起诉本案属于定性不当,本案应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公诉机关认为,以关义的供述和辩解来看,无法认定关义的内心想法和主观目的,应该从关义集资的全过程和集资后的客观行为来证明关义非法占有的目的。

  辩解

  属非法吸收

  公众存款罪

  公诉机关认为,关义放高利贷属于隐瞒集资款使用用途,所以是诈骗行为。

  辩护人认为,不管是钰锽公司还是关义,均不构成集资诈骗罪。钰锽公司除了投资建筑和酒店外,低吸高放本身就是公司一大投资业务,这种“低吸高放”赚取利息差的行为,属于典型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

  辩护人认为,这是一起因为资金断链引发的案件,虽然涉及人数很多,社会影响很大,但是从现在查明的事实来看,应该说钰锽公司和关义的行为是典型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

  关义也辩称,钰锽公司低吸高放,吸款投资的行为只是违反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并非是故意设局骗取他人财物,按照刑法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规定,这种以投资方式吸收存款的行为,充其量也就是典型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被告

  愿用

  名下财产清偿债务

  被告人关义说,他的亲属已经和债权人达成债权债务清偿协议,愿意用钰锽公司和自己名下全部财产退赔被吸款人,现有财产价值和本案指控不能退赔的1.8亿金额相当,退赔基本能够覆盖。部分公安干警、受害人代表参加旁听。本案将择期宣判。

  (云南网)

    另类波经 更多>>

    最新完场正在直播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