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波:中青赛涌现邝兆镭、周海滨、韩鹏等优秀球员和教练
2022-12-01 11:40


12月01日讯?近日,今年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收官,借此机会《足球》报记者陈永采访了中国足协副主席高洪波,他表示数据显示年龄越大我们球员差距越大,要打通职业和校园通道,中青赛涌现邝兆镭、周海滨、韩鹏等优秀球员和教练。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已经顺利收官,如何评价首届赛事?


高洪波: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是中国足球新长征的起点,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坚定了新时代后备足球人才培养的理念。坚持文化教育与专业训练并重,坚持普及与提高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其二,完善了我国青少年竞赛结构,初步建立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个年龄段的竞赛体系,为青少年成长成才搭建了舞台;其三,打破了参赛壁垒,赛事面向人人,学校代表队、体校代表队、社会青训机构和俱乐部青训梯队等球队均可参赛,球员可根据各自实际情况延续自己的足球梦想;其四,搭建了人才培养体系,让每一名有天赋的球员都有被关注、被挖掘的机会,为中国足球高质量发展奠定人才根基。


少年强,则国强,球员们尽情展现能力和天赋,家长们全力支持和守护,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看到中国足球崛起和发展的希望。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之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有何意义?中国足协借助这个平台,又做了怎样的工作?


高洪波: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是落实《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和体教融合要求,实现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培养全面发展的优秀足球人才,是我国覆盖面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竞技水平最高、社会影响力最大的青少年足球顶级赛事。


中国足协是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主办单位,在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的的宏观指导、统筹协调、监督管理下,具体负责赛事的组织实施工作。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举办期间,中国足协也通过大量的比赛分析和数据统计,纵向和横向对标,同时全力挖掘优秀的青少年球员和青少年教练员


中国足协通过近两年的青少年比赛和精英球员训练营做了大量比赛分析和球员数据统计工作,根据分析结果,从技战术角度来看,小年龄段球员在1对1攻防、第1次触球等方面做得相对更好一些,这些内容体现了小球员面对压力时的决策能力。通过中国足协基础运动能力测试的数据来看,球员随着年龄的增长各项指标数值会相应增加,但和足球发达国家同年龄段球员进行比较,年龄段越大我们的差距会越大,这在yoyo、纵跳、体脂率和30m速度方面比较明显。


在各年龄段中青赛比赛期间,我们会利用体能穿戴和视频采集设备采集青少年球员的技战术、体能数据,后期形成球队和特定球员数据报告,这是客观的评估内容。此外,比赛期间经过选拔的青训教练员会在现场观察球员表现,撰写球探报告。客观评估内容和球探报告会上传至中国足协青训数字化平台,进入优秀球员数据库,形成球员成长档案。每名优秀球员都以身份证作为唯一识别码,通过查阅球员成长档案,我们可以看到球员不同时间段的数据和球探评估内容,从而建立起长期动态选拔机制,为各级国字号球队储备人才。


比如,在球员方面,大连人的杨明锐、清华附中的吕孟洋和邝兆镭、上海申花的吴启鹏和王子衡、绿城的黄国森、山东泰山的杨杨、浙江浙能绿城的姜熠航、成都蓉城的艾比都表现出了很强的足球运动能力。教练员方面,上海申花的陶金、山东泰山的周海滨和韩鹏,大连人的李洋也表现出色。


当然,这些球员和教练员,仅仅是我们考察的球员和教练员的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球员和教练员,中国足协一直保持跟踪和考察。


在各个组别的四强球队中,有职业俱乐部梯队、校园足球队、体校队、社会青训俱乐部球队等等,各种类型的球队汇聚四强,如何评价这种不同性质球队同台竞技的现象?


高洪波:首先,中青赛总决赛阶段能够有校园足球、社会青训俱乐部和体校球队打进来,对我们这项赛事的宗旨是最好的诠释。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倡导是全放开,打破体教壁垒,全融合,体教融合,足球的职业体系、社会的青训机构、体校球队,包括校园足球,都有机会参加中青赛,他们能够一起汇聚四强,充分展现了我们基层青少年足球的发展,这可能是以前我们不曾关注到的,但现在通过中青赛这个平台,大家都关注到了。也可以说,这充分展现了赛事方案中这项赛事的四个之最:最广泛、最全面,水平最高,影响力最大。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发布第8年,目前青少年足球的整体发展情况如何?体教融合层面有怎样的进展?


高洪波:足改方案发布8年来,教育部、体育总局、中国足协在青少年培养方面开展了很多工作。


首先,中国足协不仅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中进行主要落实执行工作,同时围绕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形成以青少年赛事(识别人才)→精英青训教练员培训→精英球员训练营(培养人才)→青少年赛事(跟踪人才)的人才培养与识别路径,同时大力推进体教融合,坚持文化教育与专业训练并重,以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为例,不设置参赛壁垒,面向人人,让每一名具有天赋的球员都有能被关注、被识别、被选拔的可能。


其二,以国际高水平青少年赛事为重要抓手,检验球员训练和比赛能力,助力精英青少年球员高水平高质量发展。通过地方和全国的青少年赛事及精英球员训练营,发现和识别人才,通过基础运动能力测试及可穿戴设备采集球员身体和比赛数据,逐步建立我国精英青少年球员身体运动能力数据和比赛数据标准,不断完善后备青少年足球人才数据库。同时,也通过与精英球员所在单位进行联系及球员在观察全国和地方赛事中的表现,对球员进行跟踪。


其三,中国足协组织编写和推广《中国足协青少年足球训练大纲》,形成我国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理念和培养路径。组建了精英青训教练员讲师和精英青训教练员团队,制定了全国和大区精英青训教练员培训计划并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有序开展,并不断提升教练员理论和实践能力。


其四,在青训教练员、裁判员、竞赛官员等专业技术人才培养,地方赛事体系搭建及组织等方面为校园足球提供有力支持。积极吸纳高水平退役球员转岗青训教练员,并提供学习和培训的机会,帮助球员退役后尽快完成转型。


其五,搭建了“中国足协青少年足球”媒体平台,负责发布青训有关工作内容,分享青少年足球专业知识,传播青少年足球正能量,构建积极健康的青少年足球舆论环境。


其六,开展社会青训机构标准制定工作,发挥地方会员协会优势作用,对社会青训机构进行属地监督和管理。


普遍的观点认为,05、07、09等年龄段逐渐变强,此外,国青队和国少队曾经一度无缘亚洲杯决赛圈,但今年03国青和06国少都杀入了决赛圈,这是否预示着中国青少年足球开始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


高洪波:中国国家队是在2002年进入了韩日世界杯,85年龄段国青队、88年龄段国少队也都在世界大赛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在88年龄段国少队之后,中国各级男子青少年国家队再也没有打进世界青少年比赛决赛阶段。


近10年或者12年,中国足球青训在成绩上展现得并不能让人满意,这一次03年国青队和06年国少队出线,其实是正常的,毕竟我们的职业联赛做了30年了,我们的青训体系也在改变,虽然期间也出现了问题,但总体上也在向好发展,所以,各级国家队打入亚洲赛事的决赛圈不应该是我们的标准,他们在亚洲赛区决赛圈的表现,以及是否最终到世界赛事决赛圈征战,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我个人觉得,国家队的振兴当然需要职业体系,但中国足球的振兴更需要青训体系,只有青训体系能够立足于国际舞台,国家队才更有希望进军世界杯。


下一步,中国青少年联赛还会有哪些突破和举措?


高洪波:今年是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国家高度重视,体教真正融合,在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的指导下,中国足协主办和具体执行。不过,在时间上还是有些匆忙,7月10日才敲定了最终的竞赛时间及赛制,因此也和地方赛事发生了一些冲突。


在第二届也就是2023年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规划中,我们也在努力争取12月底出台中国青少年足球竞赛时间表,把包括中青赛在内的相关赛事在时间上进行统筹,这样地方就可以参考中国足协的全国赛事时间表,完善各地的地方赛事。


U19组别,我们热烈欢迎大学球队参赛。今年中青赛,虽然我们职业俱乐部接近60支,但U19仅仅报名了26支球队,这个数字太少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个人的想法是,应该打通职业和校园两条通道,球员踢到了一定年龄,如果职业通道非常困难,他们还有机会读书,反过来,校园球员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仍旧可以发展,那也可以继续走职业通道。像我们U17女足的主教练王安治就是读完大学之后再去踢的职业联赛。所以,我也希望这两条通道是全开放的,这样家长才可以放心让孩子一边读书一边踢球。


U17组别方面,今年有将近200支球队参赛,如果完全靠中国足协组织总决赛,队伍数量太庞大了,明年我们也准备推进地方预选赛的工作,从三月份开始,选择南、中、北等区域进行地方预选赛,并最终选拔出优秀的球队参加全国总决赛,今年的前24名则直接进入正赛阶段。


U15和U13组别,今年有些地方组委会还没有成立,赛事也准备不足,所以,我们希望明年的这两个组别,是真正通过地方预选赛打出来的球队,而不像今年因为时间不足部分球队是推荐参加的。赛制方面,今年7月和8月进行总决赛的赛制会保持稳定。


今年U17组别报名球队数量众多,24强有河南省实验中学A队、重庆市两江中学、广东实验中学、深圳足协第二外国语、福建男足、广西外国语学院附属实验学校、山东滨州实验中学、青岛城阳第一中学,16强中有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石家庄二中实验学校、秦皇岛海港区北体大附属实验学校,四强有清华大学附属中学,这是否为U19大学球队树立了一个标杆呢?


高洪波:U17方面众多校园足球球队杀入24强,清华附中更是杀入了四强,这都展现了校园足球的实力,也会吸引更多校园足球参加到中青赛中。但就队伍数量而言,200支球队也不算多,还是希望有更多的球队参加,U19年龄段的高中球队也是如此。基数更大,优秀球员的选材面更广,真正的好球员就更多。


在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过程中,国际交流也是趋势,在这个层面中国足协有怎样的规划?


高洪波:在这个方面我们分两步走,第一步,国内的高质量赛事,像熊猫杯、潍坊杯、起源地杯,包括中赫国安杯等众多的国际青少年邀请赛,中国足协会积极倡导,积极参与,组织一些国字号的球队,或者组织优秀的训练营球队参赛。


第二个,陈戌源主席也提出,希望明年组建一些年龄小一些的球队,送到国外,锻炼并进行赛事交流,更多的国际交流,更多的国际赛事对抗,才可以最大程度上促进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


来源: 新浪微博




最新赛事分析

港澳报刊荟萃

体育新闻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