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L土著球衣大赏 五颜六色的背后是一段200多年的血与泪
2022-8-17 16:00

昨天我说湾区翼龙的训练服和T恤配色挺好看,有的网友很喜欢,说卖个299,399会很抢手,也有网友觉得一般,太素净了。


好吧,今天我就来一组花哨的——NBL土著纪念版球衣!


那配色,那设计,那造型,绝对是癞蛤蟆找青蛙——想得美,玩的花……



故事得从2022年2月2日说起,在这个2000多年以来最有爱的一天,澳大利亚的第一代居民——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后文简称原住民),终于等来了NBL迟来的爱。


在这个拥有近2500万总人口的国度,目前只有6位原住民球员和1名原住民助教效力于NBL联赛。


他们分别是比瓦利·贝勒斯(悉尼国王)、威廉·希奇(墨尔本联)、威廉·麦克唐纳-怀特(新西兰破坏者)、基努·平德尔(凯恩斯大班)、内特·贾瓦伊(凯恩斯大班)、塔姆里·维格尼斯(布里斯班子弹)和凯利·威廉姆斯(凯恩斯大班助教)。


最为人熟知的澳大利亚原住民球员,当属现效力于NBA布鲁克林篮网的帕蒂·米尔斯。


作为东京奥运会澳大利亚代表团旗手之一,米尔斯率领澳大利亚男篮历史性地首次夺得奥运铜牌——澳大利亚媒体欣喜之余,在年终盘点时将这枚奖牌称为玫瑰金。


米尔斯的成功也让NBL看到了原住民群体蕴藏的巨大潜力。


随着NBL第14轮和第15轮比赛即将迎来原住民主题文化周,一条新规突然引爆了整个联盟——


各队培养出来的原住民球员,其合同总额免于计入球队工资帽!



成立了43年的NBL,迟迟不出手,出手就是王炸!


未来数年,受益于这条新规的原住民球员,或将改变整个NBL联赛的格局。



和美国一样,澳大利亚的建国史就是一部当地原住民的血泪史。


澳大利亚一词来自拉丁文terra australis,原意是南方的大陆。


欧洲人起的名字,自然是以欧洲为中心,就像他们根据距离欧洲远近对亚洲各地区分别称为远东、中东、近东。


但实际上,早在4万多年前,土著居民就在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1770年,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发现了澳大利亚东海岸,并将其命名为新南威尔士,同时习惯性地宣称这片土地属于当时的大英帝国。



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拉大,物欲横流,犯罪活动频发,英伦三岛的监狱不够用了,再加上北美殖民地爆发独立运动,英国无法再向北美运送罪犯,于是澳洲这片处女地很快就映入英国政府的眼帘。


1788年1月26日,第1批从英国本土流放到澳洲的犯人,到达悉尼湾建立殖民地,后来,这一日也被定为澳大利亚的国庆日。



一群罪犯,在这个没有法律约束的新大陆上会干出什么呢?


掌握先进武器的白人农场主们开始了猎杀比赛,他们将土著人视为动物,每年定期聚会,获得猎物最多的农场主还会得到奖赏。



据估计,在1788年,第1批英国流放罪犯抵达澳洲时,澳大利亚有接近75万的土著居民,500个部落,但到了1901年,澳大利亚独立建国时,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土著已经不足6万人。


1900年,澳洲全部6个殖民地的居民(白人)举行了一人一票的全民公决,投票决定将6个殖民地统一为一个联邦国家。


但这样一个现代国家的建立,却将这片土地上的其他种族带入更深的黑暗。


当时的澳大利亚工党领袖的克里斯·穆森宣称:“我反对将有色人种和白人混杂,主要由于种族污染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用在一个统一的种族上,澳大利亚的统一将毫无意义。(阿尔弗雷德·狄金,英联邦议会纪录,1901年9月12日,4807页)。



于是新的联邦政府所进行的第1项立法举措,就是臭名昭著的《移民控制法》,开启了白澳政策的序章。


除了限制有色人种移民到澳大利亚之外,澳洲政府大力施压国内企业,不得雇佣其他人种员工只能雇佣白人,还利用各种借口驱逐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好不容易建立起家业的其他种族。


为了从根本上同化土著人,白人统治者不惜使用武力将土著儿童从他们父母身边带走,送到由白人建立的培训机构长大,这期间不允许他们被探望,也不允许他们回到原有的部落,而他们所接受的一切教育,都只能是白人提供的洗脑宣传。



这期间被带走的土著儿童数以万计,他们长大后不知自己亲生父母是谁,对这些所谓抚养自己的人又难以说出感谢,就这样一直在痛苦中挣扎……


他们自称为“被偷掉的一代”。



面对压迫,澳大利亚原住民们也一直在努力争取着自身权益。


可直到1965年12月17日,澳大利亚土著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才获得投票权。两年后,他们才正式被算入人口普查。


1970年4月29日,澳洲白人举行盛大集会,欢呼庆祝,纪念伟大的库克船长发现澳洲200周年,而来自澳大利亚各地的土著人则聚集在库克当年的登陆处,举行悼念活动。


“他们去庆祝他们的,我们就在这里悼念那些年死去的人们!”


又过了两年,澳大利亚工党政府终于取消了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但澳大利亚原住民的维权之路依然曲折而漫长……


1998年2月2日,制宪会议在旧国会大厦举行,讨论是否将国家改为共和政体以及在宪法序言中承认土著居民。次年11月6日,该项提案公投结果为否决。


2000年5月28日,土著和解委员会发起步行活动,呼吁联邦政府公投修改宪法承认土著居民。超过十万人步行穿越悉尼海港大桥,支持土著居民。


2007年10月16日,时任总理约翰·霍华德大选前承诺再次当选后将举行公投,支持修改宪法承认土著居民。时任反对党领袖凯文·陆克文也承诺不管大选结果如何都将支持公投。


2008年2月13日,时任总理陆克文在国会上发表讲话,对澳大利亚过去实行白澳政策给土著居民带来的伤害表示正式道歉。


2013年2月13日,国会通过一项法案,正式承认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是澳大利亚的第一代居民。时任总理朱莉娅·吉拉德和时任反对党领袖托尼·阿博特发表讲话支持这一法案。


2015年3月27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82%的人支持修改宪法,破除种族歧视。同年7月6日,澳总理托尼·阿博特、反对党领袖比尔·萧藤与约40位土著代表召开峰会,推进公投修改宪法。 


看完了原住民的血泪史,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澳大利亚原住民球员在NBL数量如此稀少了。


为了改善这一局面,NBL现在出台的具体新规如下:


·NBL将为符合条件(尚未与任何一家NBL俱乐部签约,职业生涯未满6年,从未在其他地方打过职业比赛)的原住民球员提供50%的联盟底薪。


·符合条件的原住民球员职业生涯前三年与NBL球队签订的合同金额,在统计工资帽时免于计入球队工资总额;职业生涯第4-6年合同金额仅50%计入球队工资总额。


NBL两大劲旅悉尼国王和墨尔本联,鼻子最灵,反应也最快——不等NBL正式宣布新规,两队就提前分别签下了原住民球员比瓦利·贝勒斯和威廉·希奇。


“我们努力确保原住民球员的利益持续稳定地落实到位。”NBL联赛主席杰里米·勒利格表示,“我们始终致力于为原住民球员创造切实的发展路径和机会。原住民球员规则只是征程的第一步,目前已经见到了效果,比瓦利·贝勒斯和威廉·希奇已经得到了NBL球队的征召。我们将继续探索更多的方式,帮助原住民球员持续发展职业生涯。而接下来的原住民文化周,将为新一轮原住民超级球星的诞生潮铺平道路。”



表 1凯恩斯大班的贾瓦伊是最早进入NBL的原住民球员之一。


作为原住民在NBL的先驱者,2007年开始职业生涯的内特·贾瓦伊认为,新的原住民球员规则将改变整个联盟的格局——


“我真的很高兴看到NBL为原住民球员开辟了一条实实在在的上升道路。还有很多未被发掘的原住民天才遍布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运动项目都应该打破固有的壁垒,积极挖掘原住民群体的潜力。在这方面,NBL将历史推进了一步。”



表 2比瓦利·贝勒斯展示悉尼国王队原住民艺术元素主题球衣。


原住民文化周将于3月4日拉开帷幕,届时,所有NBL球队都将穿上由当地设计师设计的原住民艺术元素主题球衣;


裁判们也将穿上由联盟首位女性原住民裁判杰姬·多弗尔设计的新制服;



表 3杰姬·多弗尔是NBL首位女性原住民裁判。


以下是NBL各队的原住民主题球衣,图片上有设计师名字以及元素解读:



表 4阿德莱德36人



表 5布里斯班子弹



表 6凯恩斯大班



表 7伊拉瓦拉老鹰



表 8墨尔本联



表 9新西兰破坏者



表 10珀斯野猫



表 11东南墨尔本凤凰



表 12悉尼国王



表 13塔斯马尼亚跳蚁


原住民艺术家谢恩伊·萨顿为文化周设计了精美的logo,并配了很长一段文字解读。有兴趣且懂英文的读者老爷可以研究一下,这里就不注水了(其实是文字内容过于枯燥,远不如图片本身精彩)。




顺便提一下,NBA也会庆祝一些主题节日,比如老兵纪念日、圣诞大战、马丁路德金日、圣帕特里克节、复活节、感恩节等等,但貌似没有庆祝美国原住民(印第安人)的节日。


祖上拥有一部分原住民血统的球星倒是可能存在,比如百度上流传比较多的几个名字:凯里·欧文、纳胡拉、卡隆·巴特勒,杰里·梅森,德里克·罗斯,斯科特·皮蓬、蒂姆·邓肯。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维基百科上搜索了美国原住民篮球运动员名单,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只有一个:凯里·欧文。



不过,另一个名字倒是值得向大家介绍一下:Phil Jordon。



这个融合了禅师名和盗版乔丹姓(略有不同,篮球之神叫Jordan)的家伙,姑且叫他菲尔·佐敦好了。


这名身高6英尺10英寸的中锋于1956-1957赛季代表尼克斯,成为第一个效力于NBA的印第安人。


在NBA的七个赛季里,他场均贡献10.9分6.9篮板。


要问哪场比赛是他的高光时刻?


那恐怕找不出来。


但有一场比赛,他没有打,却反倒让他名留史册——



1962年3月2日,76人队的威尔特·张伯伦在尼克斯身上砍下100分,就是这场比赛,菲尔·佐敦缺席了,官方报告显示的缺阵原因是流感。


网上流传的另一个版本是这位老兄头天晚上喝高了,因宿醉而无法比赛,但他当年的队友威利·纳尔斯驳斥了这一说法。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预感到张伯伦要大发神威,故意避战,把锅甩给队友。


不管真实原因如何,反正美国媒体每每谈及张伯伦的百分神迹时,常常会提到,因为菲尔·佐敦的缺阵,尼克斯只剩达拉尔·伊姆霍夫一名高大球员去防守张伯伦。言外之意,如果他上场了,张伯伦可能拿不到100分……


历史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是你的锅,不打也要背着。


昨天我说湾区翼龙的训练服和T恤配色挺好看,有的网友很喜欢,说卖个299,399会很抢手,也有网友觉得一般,太素净了。


好吧,今天我就来一组花哨的——NBL土著纪念版球衣!


那配色,那设计,那造型,绝对是癞蛤蟆找青蛙——想得美,玩的花……



故事得从2022年2月2日说起,在这个2000多年以来最有爱的一天,澳大利亚的第一代居民——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后文简称原住民),终于等来了NBL迟来的爱。


在这个拥有近2500万总人口的国度,目前只有6位原住民球员和1名原住民助教效力于NBL联赛。


他们分别是比瓦利·贝勒斯(悉尼国王)、威廉·希奇(墨尔本联)、威廉·麦克唐纳-怀特(新西兰破坏者)、基努·平德尔(凯恩斯大班)、内特·贾瓦伊(凯恩斯大班)、塔姆里·维格尼斯(布里斯班子弹)和凯利·威廉姆斯(凯恩斯大班助教)。


最为人熟知的澳大利亚原住民球员,当属现效力于NBA布鲁克林篮网的帕蒂·米尔斯。


作为东京奥运会澳大利亚代表团旗手之一,米尔斯率领澳大利亚男篮历史性地首次夺得奥运铜牌——澳大利亚媒体欣喜之余,在年终盘点时将这枚奖牌称为玫瑰金。


米尔斯的成功也让NBL看到了原住民群体蕴藏的巨大潜力。


随着NBL第14轮和第15轮比赛即将迎来原住民主题文化周,一条新规突然引爆了整个联盟——


各队培养出来的原住民球员,其合同总额免于计入球队工资帽!



成立了43年的NBL,迟迟不出手,出手就是王炸!


未来数年,受益于这条新规的原住民球员,或将改变整个NBL联赛的格局。



和美国一样,澳大利亚的建国史就是一部当地原住民的血泪史。


澳大利亚一词来自拉丁文terra australis,原意是南方的大陆。


欧洲人起的名字,自然是以欧洲为中心,就像他们根据距离欧洲远近对亚洲各地区分别称为远东、中东、近东。


但实际上,早在4万多年前,土著居民就在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1770年,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发现了澳大利亚东海岸,并将其命名为新南威尔士,同时习惯性地宣称这片土地属于当时的大英帝国。



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拉大,物欲横流,犯罪活动频发,英伦三岛的监狱不够用了,再加上北美殖民地爆发独立运动,英国无法再向北美运送罪犯,于是澳洲这片处女地很快就映入英国政府的眼帘。


1788年1月26日,第1批从英国本土流放到澳洲的犯人,到达悉尼湾建立殖民地,后来,这一日也被定为澳大利亚的国庆日。



一群罪犯,在这个没有法律约束的新大陆上会干出什么呢?


掌握先进武器的白人农场主们开始了猎杀比赛,他们将土著人视为动物,每年定期聚会,获得猎物最多的农场主还会得到奖赏。



据估计,在1788年,第1批英国流放罪犯抵达澳洲时,澳大利亚有接近75万的土著居民,500个部落,但到了1901年,澳大利亚独立建国时,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土著已经不足6万人。


1900年,澳洲全部6个殖民地的居民(白人)举行了一人一票的全民公决,投票决定将6个殖民地统一为一个联邦国家。


但这样一个现代国家的建立,却将这片土地上的其他种族带入更深的黑暗。


当时的澳大利亚工党领袖的克里斯·穆森宣称:“我反对将有色人种和白人混杂,主要由于种族污染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用在一个统一的种族上,澳大利亚的统一将毫无意义。(阿尔弗雷德·狄金,英联邦议会纪录,1901年9月12日,4807页)。



于是新的联邦政府所进行的第1项立法举措,就是臭名昭著的《移民控制法》,开启了白澳政策的序章。


除了限制有色人种移民到澳大利亚之外,澳洲政府大力施压国内企业,不得雇佣其他人种员工只能雇佣白人,还利用各种借口驱逐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好不容易建立起家业的其他种族。


为了从根本上同化土著人,白人统治者不惜使用武力将土著儿童从他们父母身边带走,送到由白人建立的培训机构长大,这期间不允许他们被探望,也不允许他们回到原有的部落,而他们所接受的一切教育,都只能是白人提供的洗脑宣传。



这期间被带走的土著儿童数以万计,他们长大后不知自己亲生父母是谁,对这些所谓抚养自己的人又难以说出感谢,就这样一直在痛苦中挣扎……


他们自称为“被偷掉的一代”。



面对压迫,澳大利亚原住民们也一直在努力争取着自身权益。


可直到1965年12月17日,澳大利亚土著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才获得投票权。两年后,他们才正式被算入人口普查。


1970年4月29日,澳洲白人举行盛大集会,欢呼庆祝,纪念伟大的库克船长发现澳洲200周年,而来自澳大利亚各地的土著人则聚集在库克当年的登陆处,举行悼念活动。


“他们去庆祝他们的,我们就在这里悼念那些年死去的人们!”


又过了两年,澳大利亚工党政府终于取消了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但澳大利亚原住民的维权之路依然曲折而漫长……


1998年2月2日,制宪会议在旧国会大厦举行,讨论是否将国家改为共和政体以及在宪法序言中承认土著居民。次年11月6日,该项提案公投结果为否决。


2000年5月28日,土著和解委员会发起步行活动,呼吁联邦政府公投修改宪法承认土著居民。超过十万人步行穿越悉尼海港大桥,支持土著居民。


2007年10月16日,时任总理约翰·霍华德大选前承诺再次当选后将举行公投,支持修改宪法承认土著居民。时任反对党领袖凯文·陆克文也承诺不管大选结果如何都将支持公投。


2008年2月13日,时任总理陆克文在国会上发表讲话,对澳大利亚过去实行白澳政策给土著居民带来的伤害表示正式道歉。


2013年2月13日,国会通过一项法案,正式承认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是澳大利亚的第一代居民。时任总理朱莉娅·吉拉德和时任反对党领袖托尼·阿博特发表讲话支持这一法案。


2015年3月27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82%的人支持修改宪法,破除种族歧视。同年7月6日,澳总理托尼·阿博特、反对党领袖比尔·萧藤与约40位土著代表召开峰会,推进公投修改宪法。 


看完了原住民的血泪史,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澳大利亚原住民球员在NBL数量如此稀少了。


为了改善这一局面,NBL现在出台的具体新规如下:


·NBL将为符合条件(尚未与任何一家NBL俱乐部签约,职业生涯未满6年,从未在其他地方打过职业比赛)的原住民球员提供50%的联盟底薪。


·符合条件的原住民球员职业生涯前三年与NBL球队签订的合同金额,在统计工资帽时免于计入球队工资总额;职业生涯第4-6年合同金额仅50%计入球队工资总额。


NBL两大劲旅悉尼国王和墨尔本联,鼻子最灵,反应也最快——不等NBL正式宣布新规,两队就提前分别签下了原住民球员比瓦利·贝勒斯和威廉·希奇。


“我们努力确保原住民球员的利益持续稳定地落实到位。”NBL联赛主席杰里米·勒利格表示,“我们始终致力于为原住民球员创造切实的发展路径和机会。原住民球员规则只是征程的第一步,目前已经见到了效果,比瓦利·贝勒斯和威廉·希奇已经得到了NBL球队的征召。我们将继续探索更多的方式,帮助原住民球员持续发展职业生涯。而接下来的原住民文化周,将为新一轮原住民超级球星的诞生潮铺平道路。”



表 1凯恩斯大班的贾瓦伊是最早进入NBL的原住民球员之一。


作为原住民在NBL的先驱者,2007年开始职业生涯的内特·贾瓦伊认为,新的原住民球员规则将改变整个联盟的格局——


“我真的很高兴看到NBL为原住民球员开辟了一条实实在在的上升道路。还有很多未被发掘的原住民天才遍布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运动项目都应该打破固有的壁垒,积极挖掘原住民群体的潜力。在这方面,NBL将历史推进了一步。”



表 2比瓦利·贝勒斯展示悉尼国王队原住民艺术元素主题球衣。


原住民文化周将于3月4日拉开帷幕,届时,所有NBL球队都将穿上由当地设计师设计的原住民艺术元素主题球衣;


裁判们也将穿上由联盟首位女性原住民裁判杰姬·多弗尔设计的新制服;



表 3杰姬·多弗尔是NBL首位女性原住民裁判。


以下是NBL各队的原住民主题球衣,图片上有设计师名字以及元素解读:



表 4阿德莱德36人



表 5布里斯班子弹



表 6凯恩斯大班



表 7伊拉瓦拉老鹰



表 8墨尔本联



表 9新西兰破坏者



表 10珀斯野猫



表 11东南墨尔本凤凰



表 12悉尼国王



表 13塔斯马尼亚跳蚁


原住民艺术家谢恩伊·萨顿为文化周设计了精美的logo,并配了很长一段文字解读。有兴趣且懂英文的读者老爷可以研究一下,这里就不注水了(其实是文字内容过于枯燥,远不如图片本身精彩)。




顺便提一下,NBA也会庆祝一些主题节日,比如老兵纪念日、圣诞大战、马丁路德金日、圣帕特里克节、复活节、感恩节等等,但貌似没有庆祝美国原住民(印第安人)的节日。


祖上拥有一部分原住民血统的球星倒是可能存在,比如百度上流传比较多的几个名字:凯里·欧文、纳胡拉、卡隆·巴特勒,杰里·梅森,德里克·罗斯,斯科特·皮蓬、蒂姆·邓肯。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维基百科上搜索了美国原住民篮球运动员名单,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只有一个:凯里·欧文。



不过,另一个名字倒是值得向大家介绍一下:Phil Jordon。



这个融合了禅师名和盗版乔丹姓(略有不同,篮球之神叫Jordan)的家伙,姑且叫他菲尔·佐敦好了。


这名身高6英尺10英寸的中锋于1956-1957赛季代表尼克斯,成为第一个效力于NBA的印第安人。


在NBA的七个赛季里,他场均贡献10.9分6.9篮板。


要问哪场比赛是他的高光时刻?


那恐怕找不出来。


但有一场比赛,他没有打,却反倒让他名留史册——



1962年3月2日,76人队的威尔特·张伯伦在尼克斯身上砍下100分,就是这场比赛,菲尔·佐敦缺席了,官方报告显示的缺阵原因是流感。


网上流传的另一个版本是这位老兄头天晚上喝高了,因宿醉而无法比赛,但他当年的队友威利·纳尔斯驳斥了这一说法。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预感到张伯伦要大发神威,故意避战,把锅甩给队友。


不管真实原因如何,反正美国媒体每每谈及张伯伦的百分神迹时,常常会提到,因为菲尔·佐敦的缺阵,尼克斯只剩达拉尔·伊姆霍夫一名高大球员去防守张伯伦。言外之意,如果他上场了,张伯伦可能拿不到100分……


历史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是你的锅,不打也要背着。



最新赛事分析

港澳报刊荟萃

体育新闻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