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街头到监狱 从教堂到墓地 从市中心到贫民窟 有菲律宾人的地方就有篮球
2022-8-17 15:00

湾区翼龙主场放在马尼拉,首届东超四强决赛又放在马尼拉……


马尼拉的篮球氛围真有那么好吗?


如果你读完下面这篇文章,或许能够更深刻地理解,篮球,对菲律宾人来说,真的就是绳命……


原文刊载于2019年6月9日《纽约时报》6版,原标题《这是我的命!为什么说菲律宾是篮球天堂》,作者:Sopan Deb(文化记者,曾为CBS新闻网报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竞选);摄影师:Chang W. Lee(韩国人,2002年普利策奖获得者)。


现原文编译如下——



走到菲律宾的任何一条街道,任何一座村庄,任何一篇海滩,甚至任何一座教堂,你随时都有可能看到一件篮球背心。


正如NBA菲律宾执行总监卡洛·罗伊·辛森说的——


“这里的人,常常把篮球形容为:信仰。”


确实如此,篮球融入菲律宾文化已经长达一个多世纪了。


1898年,美西战争结束,菲律宾被美国割让给西班牙,篮球便已在这个如今拥有1.1亿人口的国度生根发芽。


基督教青年会的传教士将篮球运动的雏形传到了菲律宾。


篮球运动的发明者詹姆斯·奈史密斯当初就是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的国际基督教青年会训练学校提出了这项运动的构想。



用奈史密斯的话说——


“将一个球状物扔进一个桃木框,有助于锻炼意志和品格。”


随后,传教士便将这项运动带到全世界,尤其是美国当时控制的远东地区和菲律宾——这是一种体育帝国主义。


近年来,NBA开始认识到篮球在菲律宾的狂热程度以及背后蕴藏的巨大市场。


2013年,休斯敦火箭和印第安纳步行者在那里打过一场季前赛。


据联盟新闻发言人透露,NBA的脸书主页有730万关注者来自菲律宾,仅次于美国本土。


史蒂芬·库里多次访问菲律宾,他的队友克莱·汤普森2015年专门为菲律宾球迷拍摄过问候视频。


在NBA常规赛期间,菲律宾每周转播的比赛场次多达30场。



NBA球员乔丹·克拉克森和热火主帅埃里克·斯波埃尔斯特拉是NBA最出名的菲律宾后裔(当时杰伦·格林尚未进NBA)。


一切得从上世纪初篮球走进菲律宾校园说起。


1913年,亚运会的前身、第1届远东运动会在马尼拉举行,篮球在当时就已经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远东运动会每2年举办一次,10届赛事,菲律宾9次拿到金牌。


因国际比赛成绩斐然,菲律宾的篮球人口开始几何倍增。


1936年,菲律宾男篮打进奥运会,以4胜1负的成绩夺得第5名。


1954年篮球世锦赛,菲律宾赢得铜牌,这也是亚洲国家在该项赛事上的最好成绩。


1975年,菲律宾篮球联赛(PBA)成为亚洲第1个篮球联赛。


这一系列的成绩使得篮球运动始终处于菲律宾文化的最前沿,并在20世纪培养了大量的球迷。


《纽约时报》摄影记者Chang W. Lee在2019年4月慕名前往菲律宾,拍摄篮球在菲律宾的疯狂程度。


球迷泰迪·加西斯在主队伊拉斯图阴阳天击败麦诺尼亚热点的一场半决赛后大声呐喊——


“这是我的命!这是我的命!”


加西斯是30年的老球迷了,整个夜晚,他几乎都没老老实实地坐下来过,每当伊拉斯图阴阳天得分,他都要趴在场边广告牌上疯狂庆祝。



图片说明:泰迪·加西斯为伊拉斯图阴阳天呐喊加油。


球场对面,17岁的艾拉·德赫苏斯和她9岁的妹妹罗切林则手舞足蹈地为麦诺尼亚热点加油,仿佛是在和加西斯打擂台。



图片说明:艾拉·德赫苏斯(中)和她的妹妹罗切林为麦诺尼亚热点加油助威


双方球迷的呐喊声、欢呼声,在安蒂波洛市的雅纳雷斯中心此起彼伏,直到比赛结束。


一大清早,菲律宾的篮球迷们又把目光投向12000多公里以外的NBA季后赛首轮掘金对阵马刺的比赛。


在马尼拉最大的贫民窟Tondo区,渔民乔尔·贾里格正焦急地鼓捣着电视天线,一大家子都等着看比赛——清早观看NBA比赛已经成了他们家的起床仪式。



图片说明:贾里格一家子大清早还没起床,就打开电视机收看NBA季后赛首轮掘金对阵马刺的比赛。


但贾里格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弄好,最后是从邻居家借了一台电视盒,一家6口才在摇摇欲坠的棚屋里收看了比赛。



图片说明:马尼拉最大的贫民窟Tondo区,渔民乔尔·贾里格在焦急地连接电视天线。


比赛开始后,听到动静的邻居们也纷纷赶来,探着脑袋,一起观看比赛。


这样的场面在奎松城和马尼拉早已司空见惯。


每天早晨转播NBA比赛的时间段,记者探访的每个家庭几乎都在观看比赛。


各大运动品牌早已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2013年,勒布朗·詹姆斯访问菲律宾;随后史蒂芬·库里也把亚洲行的第1站放在菲律宾,这是他第2次到访这个国度。



图片说明:波尼法秀环球城的露天球场印着玛雅·摩尔和勒布朗·詹姆斯的巨幅漫画。


兰迪·法奥斯托穿着库里的球衣,一边打着菲律宾版的桌球,一边透过窗户观看邻居家正在收看的金州勇士队比赛。


法奥斯托说,这件球衣是他的幸运符。


勇士比赛结束后,男人们纷纷涌向附近的阿桑巴室内球场,罗密欧·纳古亚特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了。纳古亚特现在没有工作,每天就是打球,也参加当地的篮球联赛。



图片说明:男人们在奎松市阿桑巴室内球馆打球。


回到马尼拉市区,吉尔·谭多克带着7岁的儿子迈克尔和9岁的女儿艾尔吉恩在自家开的小卖部忙碌着,旁边不远处,就是马尼拉城市监狱。在他们家的小卖部,可以买到篮球。


迈克尔和艾尔吉恩一次次将篮球砸向监狱大门两边的围墙,仿佛从来都不会累。



图片说明:艾尔吉恩·谭多克在监狱大门口的走廊里玩篮球。


围墙里,囚犯和狱警也在忙着筹备他们自己的篮球赛。



图片说明:一项篮球赛正在马尼拉城市监狱举行,共有12支球队参赛。


从纳沃塔斯监狱出发,沿着海岸线北上,即便是在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依然有人在打篮球。


夕阳西下,热浪渐渐散去,大人小孩纷纷来到那娃托斯城市墓地,周围全是一排排长方形百宝格似的水泥建筑,每个格子里面都装着逝者,人们称这些水泥格子为:公寓墓地。



图片说明:男人们在纳瓦托斯城市墓地中间的篮球场打球。



图片说明:篮板后面的百宝格就是公寓墓地。


21岁的雷纳尔托·阿布阿迪斯经常在这里打球,他家就住在紧挨墓地的贫民窟。


“我不害怕死人,”阿布阿迪斯说,“我从小就在这里打球。”


在菲律宾,篮球无处不在。



图片说明:居民楼盖成了四合院的样子,中间是篮球场,四周都是走廊,街坊四邻不用下楼就能够看到比赛。


湾区翼龙主场放在马尼拉,首届东超四强决赛又放在马尼拉……


马尼拉的篮球氛围真有那么好吗?


如果你读完下面这篇文章,或许能够更深刻地理解,篮球,对菲律宾人来说,真的就是绳命……


原文刊载于2019年6月9日《纽约时报》6版,原标题《这是我的命!为什么说菲律宾是篮球天堂》,作者:Sopan Deb(文化记者,曾为CBS新闻网报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竞选);摄影师:Chang W. Lee(韩国人,2002年普利策奖获得者)。


现原文编译如下——



走到菲律宾的任何一条街道,任何一座村庄,任何一篇海滩,甚至任何一座教堂,你随时都有可能看到一件篮球背心。


正如NBA菲律宾执行总监卡洛·罗伊·辛森说的——


“这里的人,常常把篮球形容为:信仰。”


确实如此,篮球融入菲律宾文化已经长达一个多世纪了。


1898年,美西战争结束,菲律宾被美国割让给西班牙,篮球便已在这个如今拥有1.1亿人口的国度生根发芽。


基督教青年会的传教士将篮球运动的雏形传到了菲律宾。


篮球运动的发明者詹姆斯·奈史密斯当初就是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的国际基督教青年会训练学校提出了这项运动的构想。



用奈史密斯的话说——


“将一个球状物扔进一个桃木框,有助于锻炼意志和品格。”


随后,传教士便将这项运动带到全世界,尤其是美国当时控制的远东地区和菲律宾——这是一种体育帝国主义。


近年来,NBA开始认识到篮球在菲律宾的狂热程度以及背后蕴藏的巨大市场。


2013年,休斯敦火箭和印第安纳步行者在那里打过一场季前赛。


据联盟新闻发言人透露,NBA的脸书主页有730万关注者来自菲律宾,仅次于美国本土。


史蒂芬·库里多次访问菲律宾,他的队友克莱·汤普森2015年专门为菲律宾球迷拍摄过问候视频。


在NBA常规赛期间,菲律宾每周转播的比赛场次多达30场。



NBA球员乔丹·克拉克森和热火主帅埃里克·斯波埃尔斯特拉是NBA最出名的菲律宾后裔(当时杰伦·格林尚未进NBA)。


一切得从上世纪初篮球走进菲律宾校园说起。


1913年,亚运会的前身、第1届远东运动会在马尼拉举行,篮球在当时就已经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远东运动会每2年举办一次,10届赛事,菲律宾9次拿到金牌。


因国际比赛成绩斐然,菲律宾的篮球人口开始几何倍增。


1936年,菲律宾男篮打进奥运会,以4胜1负的成绩夺得第5名。


1954年篮球世锦赛,菲律宾赢得铜牌,这也是亚洲国家在该项赛事上的最好成绩。


1975年,菲律宾篮球联赛(PBA)成为亚洲第1个篮球联赛。


这一系列的成绩使得篮球运动始终处于菲律宾文化的最前沿,并在20世纪培养了大量的球迷。


《纽约时报》摄影记者Chang W. Lee在2019年4月慕名前往菲律宾,拍摄篮球在菲律宾的疯狂程度。


球迷泰迪·加西斯在主队伊拉斯图阴阳天击败麦诺尼亚热点的一场半决赛后大声呐喊——


“这是我的命!这是我的命!”


加西斯是30年的老球迷了,整个夜晚,他几乎都没老老实实地坐下来过,每当伊拉斯图阴阳天得分,他都要趴在场边广告牌上疯狂庆祝。



图片说明:泰迪·加西斯为伊拉斯图阴阳天呐喊加油。


球场对面,17岁的艾拉·德赫苏斯和她9岁的妹妹罗切林则手舞足蹈地为麦诺尼亚热点加油,仿佛是在和加西斯打擂台。



图片说明:艾拉·德赫苏斯(中)和她的妹妹罗切林为麦诺尼亚热点加油助威


双方球迷的呐喊声、欢呼声,在安蒂波洛市的雅纳雷斯中心此起彼伏,直到比赛结束。


一大清早,菲律宾的篮球迷们又把目光投向12000多公里以外的NBA季后赛首轮掘金对阵马刺的比赛。


在马尼拉最大的贫民窟Tondo区,渔民乔尔·贾里格正焦急地鼓捣着电视天线,一大家子都等着看比赛——清早观看NBA比赛已经成了他们家的起床仪式。



图片说明:贾里格一家子大清早还没起床,就打开电视机收看NBA季后赛首轮掘金对阵马刺的比赛。


但贾里格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弄好,最后是从邻居家借了一台电视盒,一家6口才在摇摇欲坠的棚屋里收看了比赛。



图片说明:马尼拉最大的贫民窟Tondo区,渔民乔尔·贾里格在焦急地连接电视天线。


比赛开始后,听到动静的邻居们也纷纷赶来,探着脑袋,一起观看比赛。


这样的场面在奎松城和马尼拉早已司空见惯。


每天早晨转播NBA比赛的时间段,记者探访的每个家庭几乎都在观看比赛。


各大运动品牌早已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2013年,勒布朗·詹姆斯访问菲律宾;随后史蒂芬·库里也把亚洲行的第1站放在菲律宾,这是他第2次到访这个国度。



图片说明:波尼法秀环球城的露天球场印着玛雅·摩尔和勒布朗·詹姆斯的巨幅漫画。


兰迪·法奥斯托穿着库里的球衣,一边打着菲律宾版的桌球,一边透过窗户观看邻居家正在收看的金州勇士队比赛。


法奥斯托说,这件球衣是他的幸运符。


勇士比赛结束后,男人们纷纷涌向附近的阿桑巴室内球场,罗密欧·纳古亚特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了。纳古亚特现在没有工作,每天就是打球,也参加当地的篮球联赛。



图片说明:男人们在奎松市阿桑巴室内球馆打球。


回到马尼拉市区,吉尔·谭多克带着7岁的儿子迈克尔和9岁的女儿艾尔吉恩在自家开的小卖部忙碌着,旁边不远处,就是马尼拉城市监狱。在他们家的小卖部,可以买到篮球。


迈克尔和艾尔吉恩一次次将篮球砸向监狱大门两边的围墙,仿佛从来都不会累。



图片说明:艾尔吉恩·谭多克在监狱大门口的走廊里玩篮球。


围墙里,囚犯和狱警也在忙着筹备他们自己的篮球赛。



图片说明:一项篮球赛正在马尼拉城市监狱举行,共有12支球队参赛。


从纳沃塔斯监狱出发,沿着海岸线北上,即便是在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依然有人在打篮球。


夕阳西下,热浪渐渐散去,大人小孩纷纷来到那娃托斯城市墓地,周围全是一排排长方形百宝格似的水泥建筑,每个格子里面都装着逝者,人们称这些水泥格子为:公寓墓地。



图片说明:男人们在纳瓦托斯城市墓地中间的篮球场打球。



图片说明:篮板后面的百宝格就是公寓墓地。


21岁的雷纳尔托·阿布阿迪斯经常在这里打球,他家就住在紧挨墓地的贫民窟。


“我不害怕死人,”阿布阿迪斯说,“我从小就在这里打球。”


在菲律宾,篮球无处不在。



图片说明:居民楼盖成了四合院的样子,中间是篮球场,四周都是走廊,街坊四邻不用下楼就能够看到比赛。



最新赛事分析

港澳报刊荟萃

体育新闻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