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CBA联赛发展的一些碎碎念
2022-8-14 20:00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CBA联赛发展的讨论不可谓不热闹,一时间各种矛盾突出,尘嚣四起。各方面都有自己的想法,各方面都有自己的诉求。作为20多年的老球迷,我也想谈一下我的有关看法。


一、基本事实


1.CBA联赛是商业联盟赛事,要符合市场规律。


不管怎么唱衰CBA,它都是国内最顶级的职业体育商业赛事。既然是职业体育商业联盟赛事,就得遵循市场经济规律,也就说如果要保持长期运转,绝大多数球队不能说要实现盈利,至少也得保持相对的收支平衡,至少不能是大亏损,毕竟绝大多数老板投钱搞篮球,除了对于篮球本身的热爱以外,更多的是相当于打广告。熟悉经济、金融行业的朋友也应该知道,只有市场产生盈利预期的时候,才会有更多的资本投入,如果市场预期亏损的时候,往往资本会实行避险。从2021-2022年的情况看,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很多球队老板主业运营压力都很大,老牌劲旅广东都想着通过卖球员来填补主业亏空。绝大多数球队亏损严重,很多都亏损了大几千万,在这种情况下,像以往用主业收入填补球队亏空往往是不现实的。对于近期很火的东亚超级联赛某球队,个人是相当不看好的,就和当年不看好金元足球一样,违反市场基本规律的操作最后总会被市场反噬。


2.CBA联赛要服务国家队发展,要明白自己的基本盘在哪里。


我不认可一小部分球迷CBA联赛与国家队发展脱钩论的。一方面,CBA联赛联赛基础主要是体育局的青训,体育局青训目标就是为了给国家队输送更多的人才。另一方面,篮球市场增量以来国家队成绩。2002年姚明被NBA选中以后,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NBA和篮球,职业篮球这个大市场才慢慢形成,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投入到篮球这项运动中,很多篮球从业者在之中也找到了更多的工作岗位。原因无他,国人绝大多数都是有浓厚爱国主义精神的,希望看到看到自己的同胞能够世界一流舞台上面崭露头角,回来能够带领国家队披荆斩棘,实现更大的突破。国家队不断实现增量,培养更多优秀球员,整个篮球圈市场才会有增量,隔壁足球国家队长期低迷,进入中超以后就长期走上减量(为什么说19年本土世界杯失利对于国内篮球影响之大,原本逐步增加的篮球市场来了一次利空,疫情的原因使得这个利空放大了,导致现在篮球媒体圈人士都在鼓吹搞规划,害怕国家队成绩低迷会进一步影响篮球市场,也影响到他们的收入)。因此,CBA联赛的联赛主要目标还是要服务好国家队建设,为国家队输送更多的人才,只有这样联赛才能更好发展。


二、完善CBA联赛运营机制的一些建议


1.做好产品开发,提高联赛造血能力。长期以来,CBA都是由体育圈内部人士主导,很多时候容易陷入以往的思维定式,等靠要思维比较严重,尽管我国篮球人口众多,但联赛关注度不高,出圈的球星太少。虽然娱乐圈也是乌烟瘴气,但是别人搞营业收入还是实打实的,粉丝也愿意掏钱打钱,《灌篮》出来打不上CBA的野球球员比打CBA一线球员要赚得多不少,CBA公司还是得从其他行业引进更多的运营人才,尽量把周边搞上来,最大限度弥补疫情影响。


2.完善劳资协议,规范人才正常流动。目前CBA劳资体系还是相当不健全的,设置工资帽总体思路是正确的,可以避免搅乱市场健康发展的投机者。但是具体细节还有很多需要斟酌,建议还是参考NBA工资帽的设置方法。比如ABCDE类合同,讲实话还是太复杂了,还单独搞了一个外援工资帽,在俱乐部扮演作用比外援强的情况下可能拿到手的钱还不如外援。其实大可不必,统一设置一个工资帽,设置一个硬冒,设置一个穷鬼线,设置一个顶薪标准,设置一个底薪标准,在四节四人次的基础上,俱乐部是用钱全部拿去签外援还是签国内球员,给多少钱都是俱乐部自己作的决定,大俱乐部超冒就收奢侈税给其他小俱乐部增加收入就行了。至于年轻球员的合约,为了同时平衡球队青训和球员自身利益,青训球员升入CBA一线队必须马上签联赛合同,合同时间不能超过4年,合同期满后,青训球员是球队选项,如果自由市场开出资质报价成交,青训球队可以拿到该球员年薪资的10%作为青训补偿,如果要强留球员,比如可以按照70%的资质报价强留球员,合同不能超过4年等,既保证了球队的基本利益,也给球员足够的收入尊重。


3.夯实发展基础,加强青年联赛建设。这方面其实可以借鉴学习日本足球的青训模式,搞好“校园模式+职业化球队梯队建设”的双轨模式,既保证了选材的基数,也使天赋强的球员的球员更早地接受专业训练。目前各队的青训主要还是依赖于体育局青训,在当前发展条件下,依靠体育局青训在当前历史阶段下是必然的,校园篮球只能作为一项辅助。CBA俱乐部提高准入门槛,每年必须要支付一定的费用用于举办U15、U17、U19和青年超级联赛(CBA青训队、CUBA球队都可参加),让更多年轻球员有更多高质量和脱颖而出的机会,从目前来看,很多年轻球员是经历比赛得太少,上场容易蒙圈。


4.创新方式方法,引入鲶鱼激发活力。可能比较天马行空的想法,就是目前20支球队做好南北分区,在目前球队数量的基础上,每年再多拿出2个名额拍卖,设置起拍价格,拍卖收入列入当年CBA营业收入,作为各球队分成。这两个拍卖名额只能使用1年,薪资水平不能超过其他CBA球队的平均值,但是不限制外援使用数量。这样可以吸引一波想大力出奇迹的老板,又不会影响青训基础,也提高了联赛水平和精彩程度。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CBA联赛发展的讨论不可谓不热闹,一时间各种矛盾突出,尘嚣四起。各方面都有自己的想法,各方面都有自己的诉求。作为20多年的老球迷,我也想谈一下我的有关看法。


一、基本事实


1.CBA联赛是商业联盟赛事,要符合市场规律。


不管怎么唱衰CBA,它都是国内最顶级的职业体育商业赛事。既然是职业体育商业联盟赛事,就得遵循市场经济规律,也就说如果要保持长期运转,绝大多数球队不能说要实现盈利,至少也得保持相对的收支平衡,至少不能是大亏损,毕竟绝大多数老板投钱搞篮球,除了对于篮球本身的热爱以外,更多的是相当于打广告。熟悉经济、金融行业的朋友也应该知道,只有市场产生盈利预期的时候,才会有更多的资本投入,如果市场预期亏损的时候,往往资本会实行避险。从2021-2022年的情况看,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很多球队老板主业运营压力都很大,老牌劲旅广东都想着通过卖球员来填补主业亏空。绝大多数球队亏损严重,很多都亏损了大几千万,在这种情况下,像以往用主业收入填补球队亏空往往是不现实的。对于近期很火的东亚超级联赛某球队,个人是相当不看好的,就和当年不看好金元足球一样,违反市场基本规律的操作最后总会被市场反噬。


2.CBA联赛要服务国家队发展,要明白自己的基本盘在哪里。


我不认可一小部分球迷CBA联赛与国家队发展脱钩论的。一方面,CBA联赛联赛基础主要是体育局的青训,体育局青训目标就是为了给国家队输送更多的人才。另一方面,篮球市场增量以来国家队成绩。2002年姚明被NBA选中以后,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NBA和篮球,职业篮球这个大市场才慢慢形成,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投入到篮球这项运动中,很多篮球从业者在之中也找到了更多的工作岗位。原因无他,国人绝大多数都是有浓厚爱国主义精神的,希望看到看到自己的同胞能够世界一流舞台上面崭露头角,回来能够带领国家队披荆斩棘,实现更大的突破。国家队不断实现增量,培养更多优秀球员,整个篮球圈市场才会有增量,隔壁足球国家队长期低迷,进入中超以后就长期走上减量(为什么说19年本土世界杯失利对于国内篮球影响之大,原本逐步增加的篮球市场来了一次利空,疫情的原因使得这个利空放大了,导致现在篮球媒体圈人士都在鼓吹搞规划,害怕国家队成绩低迷会进一步影响篮球市场,也影响到他们的收入)。因此,CBA联赛的联赛主要目标还是要服务好国家队建设,为国家队输送更多的人才,只有这样联赛才能更好发展。


二、完善CBA联赛运营机制的一些建议


1.做好产品开发,提高联赛造血能力。长期以来,CBA都是由体育圈内部人士主导,很多时候容易陷入以往的思维定式,等靠要思维比较严重,尽管我国篮球人口众多,但联赛关注度不高,出圈的球星太少。虽然娱乐圈也是乌烟瘴气,但是别人搞营业收入还是实打实的,粉丝也愿意掏钱打钱,《灌篮》出来打不上CBA的野球球员比打CBA一线球员要赚得多不少,CBA公司还是得从其他行业引进更多的运营人才,尽量把周边搞上来,最大限度弥补疫情影响。


2.完善劳资协议,规范人才正常流动。目前CBA劳资体系还是相当不健全的,设置工资帽总体思路是正确的,可以避免搅乱市场健康发展的投机者。但是具体细节还有很多需要斟酌,建议还是参考NBA工资帽的设置方法。比如ABCDE类合同,讲实话还是太复杂了,还单独搞了一个外援工资帽,在俱乐部扮演作用比外援强的情况下可能拿到手的钱还不如外援。其实大可不必,统一设置一个工资帽,设置一个硬冒,设置一个穷鬼线,设置一个顶薪标准,设置一个底薪标准,在四节四人次的基础上,俱乐部是用钱全部拿去签外援还是签国内球员,给多少钱都是俱乐部自己作的决定,大俱乐部超冒就收奢侈税给其他小俱乐部增加收入就行了。至于年轻球员的合约,为了同时平衡球队青训和球员自身利益,青训球员升入CBA一线队必须马上签联赛合同,合同时间不能超过4年,合同期满后,青训球员是球队选项,如果自由市场开出资质报价成交,青训球队可以拿到该球员年薪资的10%作为青训补偿,如果要强留球员,比如可以按照70%的资质报价强留球员,合同不能超过4年等,既保证了球队的基本利益,也给球员足够的收入尊重。


3.夯实发展基础,加强青年联赛建设。这方面其实可以借鉴学习日本足球的青训模式,搞好“校园模式+职业化球队梯队建设”的双轨模式,既保证了选材的基数,也使天赋强的球员的球员更早地接受专业训练。目前各队的青训主要还是依赖于体育局青训,在当前发展条件下,依靠体育局青训在当前历史阶段下是必然的,校园篮球只能作为一项辅助。CBA俱乐部提高准入门槛,每年必须要支付一定的费用用于举办U15、U17、U19和青年超级联赛(CBA青训队、CUBA球队都可参加),让更多年轻球员有更多高质量和脱颖而出的机会,从目前来看,很多年轻球员是经历比赛得太少,上场容易蒙圈。


4.创新方式方法,引入鲶鱼激发活力。可能比较天马行空的想法,就是目前20支球队做好南北分区,在目前球队数量的基础上,每年再多拿出2个名额拍卖,设置起拍价格,拍卖收入列入当年CBA营业收入,作为各球队分成。这两个拍卖名额只能使用1年,薪资水平不能超过其他CBA球队的平均值,但是不限制外援使用数量。这样可以吸引一波想大力出奇迹的老板,又不会影响青训基础,也提高了联赛水平和精彩程度。





最新赛事分析

港澳报刊荟萃

体育新闻速报